保障房走向2.0时代 严审资格注重宜居

2014-01-06 来源:新华网 已有条评论,共有人参与
分享到:

[摘要]  甘房网(gshouse.com.cn)讯近日来,保障房同时有两个消息冲击着人们的视线:首先是北京市今年超额完成保障房建设任务,而另一个,则是北京市住建委首次公布终止保障房备案资格数据,对不合条件的10335户家庭做出了终止保障性住房备案资格的决定。 住建部住房保障司副司长张学勤对媒体表示,在经过几年高速建设后,当下保障性住房的分配和管理应当成为各地更为重视的环节。结合最近关于保障房应该更加“...

  甘房网(gshouse.com.cn)讯  近日来,保障房同时有两个消息冲击着人们的视线:首先是北京市今年超额完成保障房建设任务,而另一个,则是北京市住建委首次公布终止保障房备案资格数据,对不合条件的10335户家庭做出了终止保障性住房备案资格的决定。

    住建部住房保障司副司长张学勤对媒体表示,在经过几年高速建设后,当下保障性住房的分配和管理应当成为各地更为重视的环节。结合最近关于保障房应该更加“宜居”,避免贫民窟的形成这一点来看,保障房似乎已经从最初大面积建的1.0时代走向下一个阶段。

    在这个阶段中,最重要的有两点,一是严审住房资格,避免投机性骗保,二是增加宜居度,避免大面积贫民窟的产生。

    保障房社区组成复杂 严审需从源头入手

    “我们楼原来有个住户,一看就是关系进来的,不是低保户,没来几天就给房子租出去了。”吴阿姨是金隅美和园的一名廉租房租户,她介绍说,住进这个小区廉租房的都是身患疾病的一些低保户,每月的租金才三十块钱。“这么低的价格她住进来,然后转手租出去一个月好几千,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吴阿姨介绍说,因为楼里住的都是低保户,彼此很熟悉,“很快就知道她是怎么回事了,我们一块努力,把这个人给轰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但在“骗住保障房”大范围蔓延的今天,并不是每个小区都能准确识别“骗住户”,对其进行惩罚的。曾有人表示,应该用严禁保障性住房出租的方法,来从利益来源端切断骗保行为;然而,众多业内人士认为,严禁出租的方法过于武断,无法起到应有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个小区组成很复杂,”美和园的业委会主任小吕说,“除了你看到的11楼是廉租房以外,还有回迁户、企业员工以及摇号住进来的业主,比如回迁户,人家可能有很多套房子,这边的租出去也没什么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禁止出租是完全不合理的,”我爱我家研究员经理程浩业说,“很多人出租并不是因为有多套房,保障房通常离市区很远,有人买了这个房子租出去,再用资金在工作单位附近租一套房,也很合理啊。并不代表人家租出去,就是有多套房的骗保行为。”

    因此,对于骗保的问题,最好的解决办法依然是从源头上对申请住户进行严格审查。张学勤表示,明年住房保障部门将进一步加大对骗租骗购行为的打击力度,一旦查出,将通过媒体公开曝光。

    “从审查来看,北京已经设立三道卡,审核制度非常严格,但是还是无法全面消除骗保行为,这主要是失信成本太低所致。”张学勤对媒体表示。对于这个问题,有专家认为应该增加罚款、刑事处罚等方法,进一步改善保障房资格审查问题。

    宜居将成重点 保障房不做贫民窟

    “我们去反映什么问题的时候,有人就说,两限房给你住就不错了,还想要什么。”在限价房小区旗胜家园,一位业主无奈地说道。届时,旗胜家园小区内幼儿园正面临关闭问题,在开学不足两个月时,幼儿园内的200多个孩子将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随着对地产大佬王健林保障房小区将变“贫民窟”言论的热议,保障房的宜居问题被提上了重要位置。有业内人士分析说,如果希望根本上改善保障房体系,除了严审资格、杜绝骗保问题之外,改善保障房小区的居住条件、确保保障房小区的宜居性,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这个幼儿园本来是规定公办的,后来被金隅卖给私人,要2600块钱一个月。现在有突然不办了。”旗胜家园居委会的小胡说。长期以来,保障房社区的居住环境并不如人意,配套不能保障是一个重要问题。

    “除了幼儿园,小区原来说有社区医院的,楼是建了,可好几年也没见医院开门。”小胡介绍说,在整个小区内,没有什么活动场所,晚上大家就在公路上跳广场舞,“公共汽车来了,大家就往边上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另外,据记者实探发现,在旗胜家园旁边的铁路上,一些老人正带着孩子们玩耍,“主要是没别的地方去。”小胡解释说。

    安全没有保障,也是保障房住户们担心的一点,“一夜之间,小区里所有的车都被人给划了,没人知道是谁干的。”美和园的小吕反映,“谁都能随便进出小区,有时候业主家里被偷了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小吕觉得,在这个两限房小区,很多问题都难以得到解决,比如小区的停车位不够,车都停在草地上,但是两限房小区的停车配备标准就是1:3,无法进一步改善;而就在今年10月,代表业主利益的业主委员会也宣告解散了,这曾经是北京市保障房社区的首个业主委员会。“很多人都觉得业委会做不了什么事情,没用。”小吕说。

    安全性差、配套无保障、交通不便……这些都是困扰着保障房社区的问题,然而,从目前来看,这个情况或许能有所好转了。在2013年出台的《北京(楼盘)市“十二五”时期住房保障规划》中,除了对保障房数量建设的要求外,还表明,对符合保障条件的申请家庭努力做到“应保尽保”,也就是“要从个人、社会发展上去关注正在不断变化的住房需求,从而实现动态、全链条的保障”。

    2014年,北京第一个2000户规模的公租房小区京原家园的配套幼儿园将开始招生。在位置较为偏远的“新城”,也开始了全新的规划,商超卖场、温泉体育中心、文化中心都亦步亦趋地随之发展,在平房乡公租房这样的大社区中,还增加了养老院等设施,

    对于保障房会变成贫民窟这一说法,何勇回应说,“其担心出现“贫民窟”,倒不如从服务百姓的角度出发,转变保障房投资建设模式和思路,更多吸纳社会资金投资保障房。同时,尽量将保障房小区与商品房小区混合或者交叉建设,并提升小区周边的各种配套设施和公共服务。这样更切合实际,也更符合群众的需求与呼声。”

责任编辑:李伟
最新评论